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治

童书出格内容引争议 儿童该有怎样的伴读读物?

2020-08-07 来源: 正义网 作者: 单鸽
摘要:正义网北京7月8日电(见习记者单鸽)小鸡、小兔子、小老虎、小老鼠带着礼物来给小熊庆祝生日,场面温馨又活泼,可当小动物们开心地围坐在桌边吃蛋糕时发现小鸡不见了,而餐桌上

正义网北京7月8日电(见习记者单鸽)小鸡、小兔子、小老虎、小老鼠带着礼物来给小熊庆祝生日,场面温馨又活泼,可当小动物们开心地围坐在桌边吃蛋糕时发现小鸡不见了,而餐桌上出现了一只烤鸡。

近日,少儿读物《小熊过生日》中出现的场景,引发网友关注。网友对此内容表示“细思极恐,这明显在暗示朋友‘上’了餐桌”,并质疑“这样的内容会不会给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少儿读物内容为什么引争议

这不是少儿读物第一次因内容引发争议,引发争议的也并非《小熊过生日》这一本少儿读物。6月16日,有网友发文称,《装在口袋里的爸爸》、“淘气包马小跳系列”之《天真妈妈》等少儿读物中出现了自杀桥段的详细描写。

对于少儿读物出现“失格”内容,网友的观点分成了两派。一派表示“别断章取义,我们就是看着这些书长大的,也没有被影响而不正常”“即便作者不写,这种情况也真实存在,重点是家长要加强引导”……持反对意见的另一派认为,“少年儿童的独立思考能力弱,三观和对事物的认识大部分都在初建立的阶段,部分书籍的内容确实不妥”“童书的内容质量关系到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马虎不得、大意不得”……

少年儿童的心智发育并不成熟,阅读这样的书籍会不会对他们产生影响?

针对被质疑的书中人物讨论自杀话题,作家杨红樱回应解释说,“早在一年前就对敏感内容做了删改,现在的版本已经没有了。”她也提醒,“读者可以读读《天真妈妈》文字版的原著,读完整的故事,读自己的感受,断章取义是最坏的读书方法。”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的态度则更为谨慎。“少年儿童和成年人不同,同样一段内容,我们知道是假的、是娱乐,但是他们并不一定了解,因为存在着认识的偏差。”朱巍说,这也是为什么国家对少儿出版物有着更为严格的规定。

《装在口袋里的爸爸》、《天真妈妈》、《狼王梦》等图书引发争议后,一份“排雷书籍”名单在网上流传开来,涉及的图书等均被要求下架。

对此,有网友表达了这样的疑惑——是不是因噎废食,矫枉过正了?“我们不能以成人的眼光来审视这些内容,少儿读物在出版时也不能缺乏未成年人保护的视角。”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苑宁宁对此这样回答。

图书出版经历哪些审核流程

“我们国家在几十年间积累了大量的出版经验,可以为编辑提供参考,而少儿读物的编辑也比大家想象中更要敏感一些。”北京某大型出版社编辑蔡小橙告诉记者,她主要从事少儿图书出版工作。“举个例子,曾经有一张图片,画面中的人物有个咬笔头的动作,放在成人出版物中可能没问题,但是我们少儿读物的编辑看了以后要求作者改掉,因为编辑觉得这个动作看起来像是在抽烟,怕给孩子们带来不好的示范。”

蔡小橙介绍,每一本少儿读物的问世,都需要经过编辑严格的审核,经历“层层关卡”。“一本图书的出版,不是某一个人说了算的事情,要经过多位编辑的把关。”她说道。

在选题阶段,涉及国家安全、社会安定等方面的重大选题,涉及重大革命题材和重大历史题材的选题,出版单位都要按照选题备案管理的规定办理备案手续。重大选题备案是所有出版行业的“规定动作”。“面对日常的选题,少儿出版多会选取贴合少儿的阅读心理和阅读年龄,符合孩子的阅读特点,能引起孩子阅读兴趣,有故事性的内容。”蔡小橙告诉记者,“我们会着重选取一些孩子们喜欢,又有利于他们健康成长的图书来出版。”

在内容审查方面,出版单位严格坚持稿件的三审责任制度,甚至一稿多审,在审核过程中,编辑除了需要始终注意政治性和政策性问题,还要检查稿件的科学性、艺术性和知识性问题,“要以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形式,讲好少儿故事”。

如何以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形式讲好少儿故事?这不仅考验作者的功力,也对图书编辑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举个例子,《一百个孩子的中国梦》的主题虽是关于中国梦这样宏大的主题,但作者采用纯粹儿童的思维、儿童的语言、儿童天马行空般的想象力,比如月亮是个大足球、给蝴蝶找被子、骑着丹顶鹤奔月等童话式的描述,得到了孩子们的喜爱。

少儿读物担负着寓教于乐的功能,内容需要准确无误。讲城市建筑、讲风土人情、讲宗教历史……所有涉及的内容,编辑们都要一一核对,评估讲述的角度,收稿、校对、页面设计……直至审稿、印刷、出版,每一步,都凝聚着编辑的心血,也印证着编辑们的谨慎。“图书内容要符合国家法律的规定,编辑更要为图书的内容负责。”蔡小橙说道。

图书印刷出版并不意味着“完工”,进入市场也并不意味着从此就“撒手不管”。记者了解到,除了选题备案、样书报送等,各级出版行政部门还会有重点、有目的 、有针对性地组织有经验、有水平的审读人员,对投放市场的图书内容进行随机抽样审读,优秀图书向读者大力推荐,有问题的图书及时处理并向上报告。

一旦在出版方面出现问题,各级出版行政部门除对违规图书根据定性作出处理外,还要对出版社则根据所犯错误的性质,依据有关法规和规定作出行政处罚,包括:批评、警告、没收利润、罚款、停止某一编辑室业务、停止某一类图书出版权、全社停业整顿、吊销社号。

失格的少儿读物为什么能出版

尽管实行了严格的审校、监督制度,市场上还是出现了内容被诟病的童书,这不禁让人疑惑:问题出现在了哪里?在受访专家看来,更根本的原因在于少儿读物的出版尺度缺乏可量化标准。

按照《图书出版条例》第26条规定,以未成年人为对象的出版物不得含有诱发未成年人模仿违反社会公德的行为和违法犯罪行为的内容,不得含有恐怖、残酷等妨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但哪些属于妨害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的内容,没有具体规定,编辑、有关部门只能靠最基本的经验判断。所以,即便出版行业实行了最严格的审校、监督制度,但因为没有尺度判断的可量化标准,让有一些没有儿童读物出版经验的出版社钻了空子。

“当前在涉及到未成年人或者是有可能影响未成人身心健康的内容管理方面,我们还没有非常明确细致的规定。”苑宁宁告诉记者,“不同类型的书面向不同的受众,审查的原则还需要有进一步的差别,也需要更专业的人来完成。”他表示。

在江苏神阙律师事务所律师史纯律看来,当前的标准有些粗陋,在少儿读物这一领域,未成年人这个概念本身就过于粗放。“17岁的未成年人和7岁的未成年人适合的读物显然是完全不一样,与之对应的恐怖、残酷等的定义和标准也是不同的。”史纯律表示,“未成年人出版物的审查应该有别于成年人出版物,必须建立一套独立细化、可操作的审查标准,把面向不同对象的出版物提前分流,既保证文学创作的自由度,又可以有效保护未成年人不受奇葩作品的影响。”

不过,朱巍也提到,对于内容的审查标准,可能并不会太具体,“因为即便是在互联网领域,也不能做到列举出所有可能出现的情况,还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当前中国有3亿多少年儿童,阅读需求强劲,这也使得少儿图书市场成为目前图书零售市场规模占比最大、增速最快、竞争最激烈的市场。据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2018年全国新闻出版业基本情况》,2017年全国出版的少年少儿读物新版就有22791种之多。更有调查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少儿图书零售规模则达到了234.59亿元。

伴随国内儿童阅读需求上升,不少出版社纷纷进军少儿出版领域。据媒体报道,在全国580余家出版社中,有超过550家出版少儿图书,少儿图书约占整体图书零售市场的30%。

在史纯律看来,少儿读物市场红利广阔,从事少儿读物行业的队伍结构发生了变化,人员组成更加复杂。市场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监管方式和监管力度却没有完全同步,这也给了部分人利用审校制度漏洞的机会,让失格的少儿读物得以出版并流向市场。

不应只是出版界的事情

“近日,我区检察院、教育局、文化和旅游局执法大队联合对少儿读物市场开展调查,抽检发现在售的《淘气包马小跳(漫画升级版)》丛书之《天真妈妈》含有涉及自杀方式讨论等内容,有诱发未成年人读者进行模仿的风险。对此,我们已经第一时间要求线上、线下涉事商户、图书馆下架相关书籍,并开展全面调查、处理。在此,我们建议各位家长,如有购买、借阅上述书籍的,请用恰当方式阻止孩子阅读。”这是前不久上海市长宁区检察院和区教育局、文化和旅游局执法大队联合制发的《给家长的一封信》。

“排雷书籍”名单在网上流传开来后,长宁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门就第一时间成立了专案小组,并联合区文化与旅游局执法大队,对长宁区少儿读物线上线下两个市场同步开展调查核实行动,对涉事图书进行下架处理。

为何要这样做?该院检察官尤丽娜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希望通过我们的工作和宣传让少儿读物的作者和出版单位更加谨慎地生产更多品质过硬的优秀作品,对儿童负责。

多名受访专家对此表示了肯定,他们认为检察机关可以适度延伸检察触角,综合运用检察建议、公益诉讼等方式,推动少儿读物市场健康有序的发展。

少儿读物市场泥沙俱下,也引起了民进中央的关注。今年两会期间,民进中央提交了《关于加强少儿出版物质量监控的提案》,其中就提到有的少儿读物不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格调低下、思想不健康,甚至含有恐怖、残酷、 色情等内容,家长在购买时难以辨别质量,少儿阅读时难以辨别优劣,建议强化少儿出版的管理,完善出版管理体系,把控少儿出版的每一个环节。

一直以来,对于少儿读物内容的关注从未曾停止过,家长们都对随时可能进入孩子视野的阅读内容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但防不胜防。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3年,中宣部、教育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就联合发出通知,要求加强少儿出版管理和市场整治。通知中明确要求,严禁出版传播损害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出版物。不得出版含有凶杀暴力、淫秽色情等内容的出版物,不得出版内容低俗、质量低劣的出版物。不得印刷、复制、发行含有违法违规内容和非法出版的少儿出版物。

“作为第一责任人,少儿读物的出版机构有义务为少年儿童站好岗、把好关。”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表示,守住少儿读物的质量,除了出版社要时刻在线外,也不能缺少外部的监督。毕竟,出版从来不应该只是出版界的事情。

《图书质量保障体系》中就提到,要坚持出版行业协会监督制度,在图书质量保障方面,做好自我约束和调研、咨询、协调、监督工作,形成网络;要依靠社会团体进行监督,主动征求、随时听取意见、建议,不断改进工作;对于社会舆论的监督,也要保持高度重视,读者对图书质量问题的投诉,本着实事求是、真诚负责的态度,对质量不合格的图书,要按有关规定坚决处理。

民进中央在提案中也提到,应设立出版质量专门监控举报热线,并配备奖励机制;设立群众尤其是青少年和家长参与评价的出版专项奖励,要以受读者欢迎而非过度营销为客观评价标准。

图书市场鱼龙混杂,管理也确实可能存在漏洞,在朱巍看来,家长作为第一监护人,对于购买的图书,也要进行把关承担起相关的责任,“毕竟多一道把关人总比少一道好”。

频道首页

频道导航



走进关工委  视频中心   公益    专题  全国关爱工作报刊纵览
资讯     热点短视频  爱心人物  图说  公益爱心组织
二维码
Copyright 1995 - 2020 关爱下一代新闻网. 关于我们 | 合作共赢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80006 京ICP备150253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7703  友情链接:中国关工委 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 《中国火炬》杂志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