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育

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教师黄良芳:村路弯弯,师生情长

2021-03-03 来源: 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关工委 作者:
摘要:黄良芳,女,汉族,合江县法王寺镇石佛小学校教师。1994年7月毕业于四川省泸州师范学校普师专业,2006年6月自考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追求用最合理的方案处理好生活工作中的一切事务,擅长统筹管理。从教26年,一直扎根边远山区教学,默默无闻献身教育事业,吃苦耐劳,任劳任怨,教育教学成绩有口皆碑。座右铭: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曾获得“荔城教学能手”“泸州市优秀教师”荣誉。

黄良芳,女,汉族,合江县法王寺镇石佛小学校教师。1994年7月毕业于四川省泸州师范学校普师专业,2006年6月自考毕业于贵州师范大学汉语言文学专业。追求用最合理的方案处理好生活工作中的一切事务,擅长统筹管理。从教26年,一直扎根边远山区教学,默默无闻献身教育事业,吃苦耐劳,任劳任怨,教育教学成绩有口皆碑。座右铭: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曾获得“荔城教学能手”“泸州市优秀教师”荣誉。

2018年9月,我新接手一个班级,三年级二班,当班主任,教语文。该班41名学生,男21人,女20人。学科成绩全镇排名靠后,班风学风均很差。开学第一天,报名,发新书,领卫生工具,做大扫除,备课,和学生第一次见面,大家都相安无事。

报名之后接着就是双休日,我用双休日认真规划了本期的教育教学计划。特别是班主任工作计划,详细到每周每天甚至每个时刻要做些什么,并信心满满地等着星期一了。

星期一,早晨,我六点半就到教室巡视了一圈,正常,然后吃早餐。升旗仪式时,我一下发现本班差了一个学生,于是,我和学生小华(化名)的“战斗”开始了……

第一次交锋:打预留电话,已关机……查到他邻居的电话,得知母子二人均在家。

同事笑侃:小华,学困生,也是贫困生,单科考试成绩乘五都得不到一百分,班级成绩排名靠后的最大“功臣”;常逃学,偶见原班主任(现已调走)与他在校门口“拔河”,教导主任也曾参加过;母亲不识字,天天忙着上街卖点小菜挣钱,父亲不知去向,孩子长期处于无人管教的状态。家里对他已经放弃了,穷,且无知,他妈妈的口头禅:“学不走就算了,反正都没得钱供他读书,等混大点出去打工。”

因为上班时间要照看另外的40个学生,家访只能安排在放学后,我找了小华邻居同学带路,开始了第一次家访。

九月的天气还是比较热,太阳快落山了,地气还很热,坐着不动都会出汗。带路的孩子蹦蹦跳跳,很乐意领路。走了一段公路,又走了几根田埂,穿过较长的一条林荫石板路,跨过一条小溪,大约半小时,到了。

陈旧的瓦房呈L型,两户,小华家的正堂屋门是两块灰黑色的木板做的,应该是关了的,但两扇门之间有十厘米左右的缝。门口立着一个大撮箕。石头肩坎边,一个风化严重的圆石礅上立着一根大碗口粗的略弯的木柱,支撑着这幢风雨飘摇的家。坝子边圆石水槽和磨刀石诉说着这家人的艰辛与苦楚。

刚到坝子边,带路的孩子大声喊:“小华,你们老师来了!”。只听见他家里的电视在开着,好像放的是动画片,声音很大。跨进他家厨房门,就看见孩子一个人正在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见到我,他略显紧张。我温和地说:“小华,今天为啥没来上学?”他低着头说:“今天早上起床迟了。”我又问:“妈妈呢?”他说:“上街去了,还没回来。”我一看手表,六点二十了。我接着问:“那你吃饭怎么办?”他指了指桌子,腼腆地说:“吃稀饭”。我揭开那个油黑色的筲箕,桌上半盆稀饭,几根泡豇豆,偶有小虫在飞。

正好,小华妈妈回来了,基本不理我,简单地说了句:“老师来了啊!”然后就去做她自己的事了,我感觉有点点懵。

我主动和她说话,孩子再这样有一天,没一天,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读书不行,孩子挺聪明,现在正是该学习的时间,必须想办法让他每天能按时到校,孩子才是这个家的未来,如果放弃,未来更可悲……

交流了半个多小时,她还真把她的口头禅搬出来了,“学不走就算了,反正都没得钱供他读书得,等混大点出去打工。”

最后,我只能简单明了地给她提了一个她能做到的要求:“明天亲自把孩子送到学校来,我在校门口等你们。”

天色不早了,我起身回家。

第二天,我专门在校门口等他们,他们没有让我失望,七点五十分,母子两急冲冲地来了,我热情地接待了他们,把孩子安排在离我讲台最近的座位上。

接下来两天,我每天都特别注意他的情况,课间,他也和同学一起出教室玩,可上课老爱走神,常常早上第一二节课就要打瞌睡。作业基本上全是乱做的,随心所欲。

第三天,孩子又没来上学。打电话问他妈妈,回答道:“今天赶场,我要卖菜,不得空送!”正好,我早读和第一、二节没课,我挂了电话,直接去他家了,也没有批评他,看到他一个人在家里耍得正欢,我直接说:“小华,把书包背起,跟我一起去读书。”他还是比较听话,也没有不愿意,像没事人一样,背着书包走在我前面往学校走,三年级的小男生,我跟在后面还有点跟不上。晚上,我失眠了,对这个学生,对这个家庭,我该怎么拯救他们呢?

唯一的办法就是永不言弃,加强沟通。由简单的要求做起,持之以恒。督促家长每天控制孩子看电视、玩手机的时间,保证足够的睡眠,经常晚上九点了,我还要打电话问,孩子睡了没有?

在学校,我和科任老师从他能懂的基础抓起,先布置一些他能做的习题,认真给他辅导,他成了我们办公室的常客。

这一期,我也成了小华家的常客,周围的老乡一看到我,就会说:“黄老师,又来看你的学生啊?”眼睛里充满了敬意。

这一期,小华终于领到了读书以来的第一张奖状“进步生”!

这一期,放假通知书上,我给这个学生的寄语中这样写道:“贫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知识文化,没有一技之长,无法斩断穷根,一代穷,代代穷!”

现在,虽然家里还是相对较穷,但家里多了一个勤奋好学,励志前行的孩子,未来可期,斩断穷根有望……

2019年秋,我们班教学成绩全镇第一名,全县同年级第19名。同年,我被评为“荔城教学能手”,得到县委县政府表彰,年度考核为“优秀”。今年7月,我被评为“泸州市优秀教师”。教育教学有效果,成绩得到学生、家长、社会和领导的肯定,甚慰。

工作,不必高大上,常怀炽热爱心,把分内之事做实、做细,持之以恒,教书育人,足矣。

黄良芳.jpg

频道首页

频道导航



走进关工委  视频中心   公益    专题  全国关爱工作报刊纵览
资讯     热点短视频  爱心人物  图说  公益爱心组织
二维码
Copyright 1995 - 2020 关爱下一代新闻网. 关于我们 | 合作共赢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备案信息: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80006 京ICP备150253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7703  友情链接:中国关工委 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 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 中国志愿服务联合会 《中国火炬》杂志社 

返回顶部